道歉該不該被原諒,得看傷害能不能被彌補。

道歉該不該被原諒,得看傷害能不能被彌補。

Whether an apology should be accepted depends on whether the harm can be undone.

神力女超人的秘密 (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2017
噪咖專欄:http://bit.ly/2zVzK1s

#解憂電影院  No.132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尢水某,你們好,追蹤你們的貼文也一陣子了!有些電影裡的句子真的會講到自己的某些感觸,也會讓自己去思考。幾個月前,我的女朋友和我提了分手,我們交往了一年多,我們是同性伴侶。

分手原因是因為她覺得她好像沒辦法再去承受一些事情了,她覺得我好像一直沒能夠好好的站在她的立場想事情,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像之前那麼有心想經營我們之間的感情,而她也覺得對我的感覺好像少了。她覺得即使有愛,有些問題也沒辦法解決。我們已經幾個月沒有聯絡了,但我始終想挽回她在等待著她,我思考了很多我們之間的問題,還有我自己的缺點,我也發現到其實我們一直用了不對的方式在跟彼此溝通,所以常造成理解上的不同⋯所以我也知道經過這一次她的離開我能做的更好,能給予她一直想要的安全感,我能更站在她的立場想,過去真的是自己太自私⋯

我們其實整體上蠻合的來的,並非真的不適合,所以也很捨不得就這樣結束了,我不知道現在的她是否對我還有感情⋯也不知道現階段該怎麼做比較好,想聯絡她但又覺得好像應該再給她多一些時間沈澱,因為她要跟我分手時也想了很久,但內心一直都是希望她能回來的。“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剛上映的《神力女超人的秘密》(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這個故事是根據『神力女超人』漫畫創作者馬斯頓教授的真實故事所改編的。教授與妻子對於心理學充滿抱負,甚至還發明了測謊機,也發揚光大了DISC理論,用支配、影響、臣服、穩健的四個象限去理解人類的互動行為。現今這也已經應用在人格特質分析上。特別的是,教授與妻子以及一位他們共同愛上的女學生,三人發展出多元愛情關係。三人彼此相愛,卻也在社會無法接受他們的壓力下,衍生出三人的感情問題。

妻子Elizabeth個性強勢,也較為實際,當每次三人出狀況時,她總是第一反應要將學生Olive趕開,並且顢頇地相信,這樣就能回復『正常的生活』,但她卻不斷地忽略了Olive的感受,讓她覺得自己是可替換的,且在三人關係中,是卑微的。直到教授生病,知道Elizabeth還愛著Olive,提醒Elizabeth要像他們的理論一樣,在愛裡雖然個性強勢,愛支配著對方,但有些時候也要臣服於對方的愛之下,意味著她需要真心誠意的道歉,並且不期待該有任何的反饋。

或許你們的關係也是這樣一上一下,讓她知道你的領悟,試圖去調整兩人的關係回到平衡。用耐心去證明你的愛吧。但若失去機會,也請理解:可能這個道歉真的太晚了,或是傷得太重了。

比改變更難的,是接受那些不能改變的。

比改變更難的,是接受那些不能改變的。

Changing is hard, accepting what can’t be changed is harder.

玻璃城堡 (The Glass Castle), 2017
噪咖專欄:http://bit.ly/2AW6fN4

#解憂電影院  No.131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我目前是高中生,幾年前我們曾搬家,因為我媽覺得原本舊家太小,而且其實我媽也不喜歡我奶奶,所以奶奶還住在舊家裡,我媽討厭她到連過年都沒回去,我媽目前跟我阿姨也已經不說話好幾年了,這段時間也一樣沒回去過年過。

自從搬家後,我媽也沒兩三天就跟我吵架,吵的大多也是同樣瑣碎的事,然後最後不管是誰的錯,永遠都是我先低頭道歉,其實我從小就很討厭我媽,因為她管我太嚴,每件事都說是我的錯。現在也是,所以我就說我想搬回去跟我奶奶住,讓我能冷靜一段時間,結果她說如果我再去找她,她就不會再認我這個女兒了。

但這次我們也是吵架了,因為最近又跟她吵的很累,但我騙她說是去圖書館,但其實是去找同學。她原本是要我在她回家時能跟她好好聊以後要怎麼不再吵架,我本來想打給他坦承一切也準備先說晚點回家,結果她直接掛我電話。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道歉比較好,因為太多瑣碎的事我根本就不想再回想,我知道我們一定還會和好,因為大家都說父母永遠都會愛自己的小孩,但是我還是需要有人能鼓勵我支持我撐下去。

雖然我們目前又和好了, 但她說因為上次傷她心,所以之後上大學要自己打工賺學費,我原本想說這只是現在她沒完全釋懷所以才說的,如果我真的不行,她還是會幫我的。明明我們現在相處模式比以前好很多了,但大學原本是說盡量幫我繳學費,怎麼到現在是完全要我自己來?這讓我覺得那直接出去工作還比較划算。

至於班上同學我沒看到有人需要煩惱學費的問題,就連有個家裡低收入戶的同學也是依照自己的興趣選擇。其實我打算要去日本唸書,所以寧願先賺到錢,也不要在這邊讀爛大學還付了一堆學費。我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賺到那筆錢,但我確定我會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前進的,不管要多久。“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玻璃城堡》(The Glass Castle)。

《玻璃城堡》是一部改編自真人真事回憶錄的電影,由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布麗.拉爾森演出的女主角,也就是作者珍奈特作為第一人稱回述自己小時候與爸媽、兄弟姊妹過著遊牧民族般的生活,酗酒爸爸編織出許多冒險情節,藝術家媽媽有著異於常人的生活見解,他們一家的生活,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而事實上,這一家人是在躲避債主。這對父母本身也面臨著過去童年的傷痛,而無法過好自己的生活,更遑論照顧、教育孩子。

你的故事以及這部電影讓我們聯想到今年書市最多人討論的『情緒勒索』,其實這個專詞最早出現在這本《情緒勒索(全球暢銷20年經典)》,這本經典之作是這樣形容勒索者的共通特質『恐懼失去、恐懼改變、恐懼遭到拒絕、恐懼無法掌控⋯⋯因為長期感到憂慮及匱乏,也有些是因為喪失了安全感及自信心』。

在電影中,酗酒爸爸只要開始發酒瘋,全家都會遭殃,所以大家習慣逃避,並且對於家中經常的衝突視而不見。等到酒醒了,闖禍的父親會更加溫柔試圖彌補過錯,所以家人也就不忍心再責怪他,而將問題不斷地延宕下去。而藝術家媽媽更是會用躲避,去推開孩子們的需求,並在言語中責怪孩子拖累了自己的前途,讓孩子們產生罪惡感。但在這樣的情緒勒索之下長大的孩子們,下定決心趕快長大,逃離家庭。劇照中的女主角,就是在逃到城市裡生活穩定後,又遇到父母親回來要求她給予協助,而她也才頓悟:她的父母是不會改變的,

其實母親與你的互動,某種層面是用爭吵去確認自己的母親角色,而你也可能以叛逆,甚至離家遠些、以及認定自己是孩子,母親無論如何都會配合自己去反過來『吃定』她。我們無法斷定誰對誰錯,但從你的信中,已經看到『因為恐懼,開始互相勒索以改變對方心意』的模式了。

試著把自己抽離,去想想母親,奶奶,阿姨的關係惡化是源自於什麼?而你在其中的角色又被如何看待?你們時常的爭吵,根源問題可能是什麼?是母親怕又失去一個親人的恐懼?而你又為何會自認為自己一直在讓她?你又有什麼恐懼嗎?推薦你這部電影以及這本經典書籍,經由別人的故事去反思一下你遇到的困境。如果母親的一些創傷與狀態無法改變,是否自己也需要做一些應變?若是一昧地逃開,反倒是越逃她就越沒安全感了。

P.S.學費不是最嚴重的問題,不管怎樣都還有學生貸款的機制,去不去日本也不是問題,這個是可以從長計議的。最重要的反倒是先修補你與媽媽心理層面的相互拉扯。同時也可以在《情緒勒索(全球暢銷20年經典)》裡面理解一下你們可能的狀況是什麼。

 

水ㄤ水某的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