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解憂電影院

打開心房或許會受傷,但那卻是唯一能讓愛進來的方法。  

打開心房或許會受傷,但那卻是唯一能讓愛進來的方法。  

It can be dangerous to open up your heart, but that’s the only way love can ever get in.

早餐俱樂部 (The Breakfast Club), 1985
噪咖專欄:http://bit.ly/2JycaPx

#解憂電影院  No.217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ㄤ水某你們好:我是大學生,因為是從前一間學校重考過來,中間經歷家庭革命、工作等等的低潮,使我深刻體會到,珍惜有緣分的人事物有多麼重要。

這次想求助於兩位的,主要跟工作上的人際相處有關。我工作的地方,很容易認識其他分店的人,每認識一個待很久的前輩,他們身上的成熟感讓我非常佩服,原本就樂於跟比自己成熟的人來往,所以我時不時也會主動地找他們聊天、約吃飯等等的。

這對以往的我是很少發生的,因為個性其實比較孤僻,通常是獨行俠的狀態才能感覺自在,很少會主動認識新朋友。

這樣子的努力也持續了幾個月,中間雖然有跟那些前輩約過吃飯、唱歌,卻覺得自己總是被他們邊緣化,我可以理解共事多年培養的感情,自然會比較熱絡,但久而久之,無論是邀約出遊、社群互動、工作上見面時,“熱臉貼冷屁股”這句話愈發在我腦袋裡盤旋。

不久前,這些前輩之中的一個突然離職,但這個消息卻是事後我從別人口中聽來的,這讓我有點難過,因為離職的這位是前輩中跟我私交最好的,雖然離職的原因不太光采,但直到現在也沒聽她提過隻字片語,即便是當分享心事也好,這個前輩圈裡面也從來沒有人跟我主動地提起。

長期的示好都沒有得到回應,不被自己重視的人重視,心真的有點疲累(如同第二段,我原本就是個孤僻的人,主動認識朋友已經是個很大的突破,卻在努力的過程中一點回報也沒有)

想請問水ㄤ水某,我這樣一系列的想法是否有什麼要修正的地方?真的很想好好地珍惜人生路上的每個朋友,但有時似乎又會太過於執著在某些點上,只是自己也說不清是哪些點,我知道自己在人際方面還有很多需要磨練的地方,想麻煩兩位能否推薦一部電影,幫我解答!“

我們推薦1980年代的經典電影《早餐俱樂部》 (The Breakfast Club)

在每間高中裡,總有些人會被貼上以下這些具代表性的標籤:

公主病:成天打扮得光鮮亮麗,像隻花蝴蝶一樣吸引眾多異性追求,開口閉口都是打扮、遊玩。

小混混:只會搞破壞、愛挑釁、出事總有他的份。

書呆子:最會讀書考試、身材瘦弱、個性孤僻不善交際。

怪咖:有著某種嗜好、喃喃自語、外表與內心都好黑暗。

運動大隻佬:運動神經發達、但頭腦簡單,只會比賽與泡妞。

你,也曾被這樣分類嗎?

《早餐俱樂部》的五個主人翁,在某個週六早上,因為各自的原因被學校懲罰得要來早自習、寫下自己的心得反省『自己是誰?』。

從一開始的針鋒相對,玩成一片、到最後的交心訴說,我們彷彿重新見到那個也曾需要他人認可的自己:有些人背負著父母師長沈重的期待,失去了自我。有些人被家人社會所遺棄、還有些人活在虛假之中,使得自己也不得不戴上面具,試圖融入這個社會,找到自己的定位。

老師問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是誰?但發問者卻在詢問之前早已有成見,一點機會都不給予。那麼被問者還要掙扎去翻轉那些成見嗎?

這部經典之作之所以成為經典(被許多日後的電影致敬過,如歌喉讚),就是因為它有別於典型陽光青春校園電影,它血淋淋地呈現了這些現實的挑戰:我們都一樣孤獨、也都一樣在尋求歸屬、都在反抗外界給予我們的框架⋯⋯而這個過程不會停止。

不用太過鑽牛角尖,你怎麼知道他們就是表面上那樣的快樂、接納彼此、甚至排擠你呢?很多時候每個人也都在討好、都在偽裝,因為心的傷口比身上的傷還痛、更難癒合,所以我們盡其所能地逃避一切潛在風險、待在自己的舒適圈中彼此取暖。但是,殊不知,緊閉了那扇門,我們卻也因此錯過了許多人事物、許多幸福快樂的機會。

最遙遠的距離,是當一個人看著對方,另一個人卻看著遠方。

最遙遠的距離,是當一個人看著對方,另一個人卻看著遠方。  

Estrangements between two people occur when one looks at the other, but the other looks away.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2014
噪咖專欄:http://bit.ly/2ss5w3k

#解憂電影院  No.216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你們好,前陣子我跟我女朋友關係有些緊張,而如以前一樣,總是由我提起這些問題,跟她好好溝通,但她也如以前一樣,在溝通的過程大部分是聽我說或回答我問題,偶爾提問。

當然也有解除問題的時候,目前也互動得不錯,但我對這段關係的疑問卻越來越高,因為每次的溝通都是我提起的,她相對麻木,而溝通的過程我總是不確定她理解到哪裡,甚至情緒是什麼,我也不知道。總是要事後觀察,才知道她懂不懂,而不懂的話,我又要再提起一次,又一次。

我們實在太不同了,我們彼此都知道,也很累,她必須很努力追上我,卻有時會自暴自棄,而我必須用盡方法去引導她,但真正收到的太少了,對我來說,我很不喜歡這種不平衡。

我想離開了。希望可以推薦我一部電影,跟我的經驗很相關的,我想作為我們分手前的最後一部電影。“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Adèle 是個情竇初開的高中生,被男同學追求著,她接受了,但是她一直覺得自己怪怪的,她感覺與男友在一起時都在假裝,不被理解。某日她認識了Emma,一個藍髮的藝術系學生,她才找到她的真愛。

心動的她們決定相愛,幾年後,兩人卻漸行漸遠。雖然住在一起,雖然在外人眼中她們是一對佳偶,但生活無交集的她們,各自都感到寂寞:Adèle覺得成為藝術家的Emma,與自己不太有話題了,也不再像以前一樣迷戀自己的身體。

而Emma則覺得空有寫作才華的Adèle,卻不願意嘗試離開幼稚園老師的工作,變得不快樂、越來越膽怯。兩人在現實中的距離感消磨著當初單純的熱情,最終這段關係也因為寂寞的Adèle出軌而宣告終結。

距離讓人疲憊,你感到需要一直拉著她很辛苦,但她是否真的沒有進步嗎?這部電影的視角是Adèle,建議你試著去理解對方的感受與立場,再去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當然,也有可能在你離開之後,你的女友才會有所頓悟與成長,但在那之前還是可以再給自己與她一次機會。兩人會走在一起,最初一定有那心動的理由,回想一下過去,再次提醒彼此,或許也會給她動力讓她更積極地成長。

一個人不肯拿下面具,或許是怕真正的自己,不是他人心目中的那個你。

一個人不肯拿下面具,或許是怕真正的自己,不是他人心目中的那個你。

Some people are afraid to take off their mask because they fear others may not like who they see underneath.

怪物來敲門 (A Monster Calls), 2016
噪咖專欄:http://bit.ly/2CkYRMq

#解憂電影院  No.148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ㄤ、水某你們好!追蹤你們很久了,很喜歡你們總是透過電影去幫助別人解決問題,也常常透過你們的分享找到了很多很棒的電影。

我是高中生,在升上高中的時候發現自己患有焦慮症,但因為我曾經是一個很外向的人,這樣的轉變讓我很受挫折也漸漸的開始有憂鬱的傾向。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身旁的人自己的情況,一直怕他們不會認真看待自己,所以導致我和周遭的人漸漸的開始疏離。
一直到前陣子我終於鼓起勇氣告訴一些人,但是結果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理想。我不知道怎麼去挽回、重建我和其他人的關係,也怕我會因為自己的恐懼導致一樣的事情再發生而讓他們失望!”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一部由童書改編的電影:《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

故事的主角少年康納,正在經歷青春期,父親出走,搬到異鄉另外成家了。而與自己十分親近的母親,正在進行化療。隨著母親的病情加劇,康納每晚開始做惡夢,而白天在校的康納其實更不好過,遭受霸凌的他,每天都挨揍,回到家卻還要偽裝一切都很好,不讓母親擔心。就算師長格外的關心,卻也只是言語上的客套,反而讓康納更覺得孤單。

沒多久,家中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一顆古老又巨大的紫杉樹,強迫康納聽他講三個故事,用以交換康納在最後講出內心中最黑暗的秘密。

老樹的三個寓言故事分別教導了康納幾個人生中重要的課題,其中,最後一個隱形人的故事,其實是在比喻當時被排擠的康納:因為父親離開,母親久病,大家都不知道要怎麼跟康納互動,漸漸地總是獨來獨往的他,因為自己內心的極端思想,潛意識裡,他想要藉由惹怒同學,被霸凌來確認自己的存在感,所以當施暴同學跟他說:我不要再打你了,我要當我眼中沒你這個人。康納暴走失控,把所有的憤怒都發洩在同學身上。

揭露真實的自己需要極大的勇氣,但這個過程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或許讓別人知道你病情的出發點只是希望尋求同理與支持,但其實也需要時間讓別人也找到方式去與你互動,畢竟對於心理疾病不太了解狀況的人,反倒會變得動輒得咎。而受疾病所苦的你也會因為擔心他人眼光而試圖偽裝,長久壓抑著,自己更容易鑽牛角尖了。就這樣吧,給別人一點時間去觀察去適應。

同時,推薦一本書『我很溫柔不代表我不懂得回話』這本書裡有一些小技巧教授我們在面對不友善的環境時,可以參考的一些做法,裡面有一段提到『做真實的自己也意味著不完美』,沒有人能夠永遠光鮮亮麗,自信堅強,獨自一人的我們總是容易受傷,在意他人的想法。所以我們習慣帶著面具,假裝一切都很好。但是自己有極限是正常的,情緒高漲或低落也都是正常的,就如同康納的母親在病床上對他說:有時候你想砸爛一切東西,發洩情緒,你就去吧,不要壓抑著自己。

人是很複雜的動物,我們有同理心,有時卻也缺乏勇氣,害怕自己被期待框架著,卻同時對他人做一樣的事⋯⋯在這個當下先別急著修正任何東西,就放一放,時間會給你契機也會幫你療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