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解憂電影院

幸福不是一個目的地,而是一個方向;只要你肯出發,就能找到它。

幸福不是一個目的地,而是一個方向;只要你肯出發,就能找到它。

Happiness is not a destination, but a direction; embark, and you will find it.

我的藍莓夜 (My Bluberry Nights), 2008
噪咖專欄:http://bit.ly/2wUr6jZ
#解憂電影院  No.101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ㄤ水某你們好,不知不覺也看了你們粉絲頁年有餘了。常常看到您們會幫粉絲推薦一些電影幫助他們紓解低潮,所以我也想來問問你們能不能給我點幫助。

距離我上段戀情,三年多了,這段時間,喜歡上一個人對我來說好像越來越難了,經過上段戀情,我給我自己設了很多原則,不讓自己去招惹麻煩不管是現在或者以後。

可是呢,出現了一個女孩,輕易的打破了我設下的原則。跟她開始熟識的時候,她正好跟他前任談分手。我以為這時間正好。與她相處的平淡日常,一些相同的興趣、愛好,讓我喜歡上了這個女孩。就這樣我陪她過了一個季節,她說在我身邊都不用動腦,可以放心的把所有問題丟給我,我可以幫她想的好好的。在我提出交往後她說她要一段時間思考,某天,她對我就像一般情侶一樣打打鬧鬧,夜晚手牽著手海邊散步。我當時以為她是答應了,可是在回程時她突然轉身抱著我,一句話也不說。回家後她說她要給前任男友一個機會,原來種種表現全是因為想跟我道別,可是我放不下了。

您們曾說好好珍惜,才有機會留住身邊的人⋯⋯可是我想說:機會,從來不是珍惜就會擁有的對吧?“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王家衛導演的《我的藍莓夜》(My Bluberry Nights)。

由葛萊美歌后諾拉瓊斯所飾演的Elizabeth,困在失戀情傷中不可自拔,決定揮別傷心地,展開一段公路之旅。一路上她認識了還愛著喪夫的Sue lynne,看見了愛情中的等待與悔恨。她也認識了Leslie,見證了愛的反叛與延續,終於,走過百哩,她才發現原來真愛就在家鄉對街的咖啡廳,每日準備著藍莓派等待著她的Jeremy。在出發前,還未成長的她,看不清真愛的方向,唯有勇敢出發,經歷人生中的酸甜苦辣後,她才能找回真愛。

或許你的她,還在遠方等待著你。若不是幾次的深愛與失去、若不曾經歷錯的人,又怎知道誰是對的人?

當她決定要離開你時,卻還這樣跟你互動,就代表你在她心目中的份量是很重的,已經比以前更成熟的你,看來也成長為一個很好的伴侶,所以她才會捨不得。或許你已經走在對的方向上,只是遇見的是過客而已,但是這些過客卻在無意中讓你越來越明白愛的真義、也幫助你在害怕與勇敢之間變得更堅強,就像是Elizabeth一樣,在她尚未出發前,頹靡不振的她是看不清真愛的方向的,唯有重新出發,才有機會走回對的方向。

你並不孤單,好多人都和你一樣還在迷霧中感到迷惘與孤寂,或許藉由彼此之間的傾訴,你會感受到希望的曙光再次出現。

走好自己的路,追求自己的夢,不嘲笑誰、不埋怨誰、更不羨慕誰,就是一個美好的人生。  

走好自己的路,追求自己的夢,不嘲笑誰、不埋怨誰、更不羨慕誰,就是一個美好的人生。  

Walk your own path and chase your own dreams. Never mock, complain or envy, and your life is considered perfect.  

女郎我最兔 (The House Bunny), 2008
噪咖專欄:http://bit.ly/2vPZ0Y9
#解憂電影院  No.100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ㄤ、水某:你們好!我是來自香港的讀者,從剛進大學的時候偶然發現你們的專頁就一直追踪到現在,我情緒低落的時候都習慣點開你們的解憂電影院,讀著讀著就比較能振作起來,可以說是在你們的陪伴下順利度過了大半的大學生活,真的很感謝你們!

我是一個很平凡的女生,爸媽因為從前沒有機會讀書,從我小時候就一直早出晚歸地掙著不多的薪水供養我,所以我從小就很乖很安靜,雖然不是很聰明,但將勤補拙下成績一直不錯。我沒有什麼嗜好和專長,喜歡的除了文學就是寫作,也因此考大學的時候選了中文系,也勉強考進了不錯的學校。爸媽果然都很高興,我媽還說有我這麼乖巧能幹的女兒就是最幸福的事了。可是事實上,考進大學以後我一直都沒有辦法高興起來。因為打工的關係,課業成績一直很普通。

每次想到這裡我都覺得好難過,可是也沒辦法跟朋友說,因為我看上去就是很無所謂的人。而且,怎麼說呢,其實我也不是因為成績不好而難過,而是我不懂為什麼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了,好不容易可以將喜歡的事變成自己的專業了,為什麼沒有足夠的熱情去把事情做好呢?

我上班的地方有個開朗的女生,總是吊兒郎當的樣子,可是每次都能完成很多工作。事實上我一直很羨慕圓滑外向的人,可以把事情完成得漂亮而不死板。可是這件事還是狠狠地打擊了我,那種感覺跟聽到那些把課都蹺光的同學成績比自己還好的時候很像,不是氣憤,不是覺得他們不配有那種收穫,而是好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成為這樣的人呢?為什麼都盡力了還是做不好呢?為什麼不能更外向一點,大膽一點,更聰明一點呢?甚至,為什麼沒有辦法更喜歡自己一點,只能去羨慕別人呢?

真的很感謝你們讀完我沒有重點的煩惱,只是這樣我就覺得好過一點了!兩位可以將自己的喜好變成陌生人的慰籍,真的很了不起呢。謝謝你們一直收容我們讀者的情緒,能夠認識你們真好。“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女郎我最兔》。

Shelly是個直率又單純的兔女郎,在被陷害而不得已離開了花花公子豪宅之後,她找到了一份女大生舍監的工作。她發現可以利用自己的專業與長才,幫這群女大學生們找回自信,藉由讓她們變得受歡迎而成功招生學妹進入社團。其中一位由艾瑪史東飾演的Natalie,就是一個很會讀書,卻不擅長社交的宅女,她暗戀同校男同學Colby已久,但每次與他互動,總是說些怪異的話題,落得尷尬的下場。當Natalie認識Shelly,看到她輕輕鬆鬆就能引人注意,於是說服團員一起接受Shelly的改造。但是積極改變的她們,卻變成自己以前所討厭的人了,她們也開始對他人品頭論足,最後甚至還將自己的問題推給Shelly,趕她離開⋯⋯

其實,這世上許多人,在看起來勇敢表現自己的同時,也是在羨慕著他人,有些人或許斟酌地改變部分的自己,有些人卻將真實的一面完全隱藏起來,包裝成另一個人的樣子,因為無法接受眼前真實的自我。但無法接受自我的本質,會讓自己變得更扭捏,更辛苦⋯⋯

後來當Natalie漸漸找到平衡,她發現:其實勇敢表現自己沒有錯,錯的是抹煞掉了那個真實的一面時,她向Shelly彌補這個錯誤,也終於能夠勇敢地向Colby表白。

或許你一直缺少的動力,需要從『接受自己』開始尋找吧。一旦坦然接受這個自我,自然而然就會珍惜當下並想要為未來去打拼了。

若不想讓你的聲音被這世界淹沒,就要更努力地讓自己被聽見。

若不想讓你的聲音被這世界淹沒,就要更努力地讓自己被聽見。

If you don’t want your voice to be drowned out by the world, work harder to make yourself heard.

名媛教育 (An Education), 2009
噪咖專欄:http://bit.ly/2f2fAtw
#解憂電影院  No.99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ㄤ水某你們好! 因為妹妹很喜歡你們對電影的情節下的註解,有時候還會跑來跟我分享,也帶著我一起認識了你們,漸漸感受到文字帶來的力量,而且看到你們還會回覆網友的煩惱,給予意見,所以想跟你們分享一下最近困擾的地方。

現在我準備要升大四,因為就讀科系比較特別的關係,讓我對未來要做什麼還是有點迷惘,加上父親對我和妹妹期望都很高,現在只要一回家就是問我之後要幹麻,無形之中也帶給我很大的壓力,雖然很想找出最適合自己的出路,但又因為自己吃苦耐勞的個性,就算是不喜歡的事情,也會去適應想辦法做到好,也讓我開始感到困惑,自己到底真正喜歡的是什麼,感覺一直在原地打轉,也開始對自己越來越沒有自信,現在有時候想到也會讓自己心情受很大的影響,所以想請問水ㄤ水某的建議。“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曾經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真人電影《名媛教育》(An Education)。

女主角珍妮是一所女校裡的高材生,一直以來嚮往高級生活圈的父母,一直花錢培養她就讀貴族學校,也對她抱著很高的期望,預備著珍妮就讀最高學府。但充滿主見又嚮往自由的她,對於自己被父母處處安排好的人生感到厭煩。某天她遇見了一位年紀大他許多的男子大衛,對珍妮展開了熱烈的追求。大衛浪漫又成熟,似乎也懂得很多,很快地便擄獲了珍妮的心,甚至連珍妮單純的父母都覺得大衛的條件極佳,半推半就地默許了女兒和他交往。雖然一路上珍妮發現大衛以及他的朋友圈有點不太對勁,但平時被父母嚴格管束的她,好不容易有機會能夠自由探索外面的真實世界,也就一步步地走入陷阱⋯⋯

其實作為高材生的珍妮很喜歡音樂也喜歡學習,但在高壓的生活與求學環境之下,一有機會,珍妮就變得更為叛逆,反其道而行,而荒廢了自己原本珍視的事物,明明自己理解老師的規勸,但因為不想又被管束,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同時自己的父母也只是顢頇地重視表面的東西,使得珍妮在沒有大人的防護網之下,嚐到了殘酷社會裡的人生教育。

若你內心中覺得不太舒服,就勇敢地表達出來,當然要用你理解父母可以接受的方式。你這麼年輕,對於未來困惑是正常的,本來也需要多嘗試一些事物才能理解人生方向,但若父親能夠作為你的安全網,讓你在外面闖蕩過後還有他在背後為你指點迷津,這是最好的。但還是得要讓爸爸知道,無論如何自己的路得要自己去探索,他能給你方向,但卻不能一步步下指導棋。這樣的話,永遠在覆巢之下的你,是沒有成長機會的。壓抑過久,要是之後反倒形成更強的反作用力,而喪失了理智像是珍妮一樣,就太不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