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17

對於人生你只有兩個選擇:堅持做好自己,或是看著自己被這個世界慢慢變成別人。

對於人生你只有兩個選擇:堅持做好自己,或是看著自己被這個世界慢慢變成別人。

We only have two choices in life: be brave enough to be yourself, or let the world turn you into someone else.

女神卡卡:五呎二吋 (Gaga: Five Foot Two), 2017
噪咖專欄:http://bit.ly/2BwNj79

#解憂電影院  No.138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某老師您好。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會想給老師寄信,但是就是突然想了所以就寄了,也許我想因為老師不認識我,所以才有勇氣講訴自己的故事。

我覺得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過了二十幾年,人生前11年出生並生活在日本東京。到小學我都接受著純日本教育與生活模式,當然那時候我不會中文,但是一切都在最親近的父親因病離世後我的生活一切轉變了。母親帶離我和當時才還是嬰兒的弟弟回到她的故鄉台灣,而且是山上的部落,因為各種家境問題,最後在沒有老師只有家人的教導下,從不會中文趕到小學的程度,我想那是人生中第一次經歷的地獄,然後就進入了山地國小開始了台灣生活。

於是我的日本姓氏,也就在換上母姓後就在這塊土地上消失了。

我在台灣進高中的時曾經壓力和迷失而傷害過自己一次,以為那是唯一解脫。因為國小國中那麼認真,是因為為了家境,只要讀書讀得好考得好就有獎學金就可以幫助家人,但是上了高中,我比起之前更加努力,但卻永遠都不及格。反正後來從鬼門關救了回來才重新檢討,並繼續找回了和天上父親一起許下的夢想:當護士為目標進入了大學的護理系。

目前讀到第三年剛經歷完第一次實習,實習中我覺得我壓力大到出現幻聽。且因為組員間的不合群以及自己的能力不足等等問題,導致很常被老師砲轟,我知道老師是為了我們好,但是似乎還是造成了自己的陰影,害我現在對於之後的路感到迷惘和害怕。

感覺到到目前為止,為了夢想追到現在但卻不斷懷疑自己:我適合當一個救人的醫護人員嗎?似乎所謂的實習後後遺症到現在都無法放下…“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Netflix網飛的自製紀錄片《女神卡卡:五呎二吋》(Gaga: Five Foot Two)。

身為藝術家與偶像的女神卡卡,在隱身了幾年之後,重新準備她的新專輯《喬安Joanne》與世足賽表演。為了表演夢想,她付出一切,但在那誇張華麗的偽裝之下,她其實不太有自信。在這支近身側拍訪問的紀錄片裡,我們看到Gaga脆弱又迷惘的一面。

有一段她形容剛出道時,沒有什麼自主權的她,試圖想要在別人給她的框架中,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外面給她的期待:『他們想我賣弄性感,像一個流行偶像,我就自己加些怪誕的風格,這樣我會覺得自己還有控制權』這是為什麼剛開始她以驚世駭俗的形象與作為去試圖改變他人的印象。

因為連續幾張專輯的成功,她終於可以在新專輯《喬安Joanne》擁有全然的主導權,在這當中,她試圖找回那個真實自己,不再造型浮誇,也將曲風回歸到單純情感的抒發,但在密集宣傳以及外界的質疑之下,她一度情緒失控『我不認為世人準備好見識真正的我,因為我也還沒準備好做自己⋯』『我看向鏡頭,只見自己麻木的眼神,你以為我為什麼會這麼恐慌?因為我現在看得出來,我不需要千千萬萬個假髮,不需那些花俏的東西來表達立場,我努力想要提升一切,但是⋯』但是背負眾人期待的她,還是很害怕,還是很困惑,甚至恐慌到全身僵硬疼痛,需要長期靠藥物控制。因為,當粉絲覺得比較喜愛以前那個浮誇的Gaga時,她又感到心中那個真實的自己被否絕了,就好像小時候被霸凌的她,因為別人的批評、不理解而感到孤單又困惑。

其實,實習的壓力不是最主要的問題,癥結在於你的自信,有一半的根在日本的你,需要去擁抱這個跟別人不一樣的自己,唯有打從心底認同自己之後,你才不需要這麼仰賴外界給你的肯定,也才能扮演好真實的自己,而不是別人眼中的你。

讓旅程難忘的不是目的地,而是陪伴你的人。

讓旅程難忘的不是目的地,而是陪伴你的人。

What makes a journey unforgettable isn’t the destination, but those are traveling with you.

雖然媽媽說我不可以嫁去日本 (Mom Thinks I’m Crazy to Marry a Japanese Guy), 2017

#解憂電影院  No.136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尢水某你們好,『那些電影教我的事』是我有天翻IG找到的,這也許是我最幸運的一次吧。很多複雜的心情,很多難以啟齒的糾結,很多不敢跟朋友訴說的煩惱都能在你們的電影分享裡找到答案。真的像是人生的照明燈一樣的存在,每個人孤單在海上漂流時不時都需要找明燈指引方向,不管是回家的道路還是前往下一個冒險的道路。

我是高中生,在美國讀書。最近遇到一位男生,他很好很好。非常聰明,有禮貌,待人親切,笑容燦爛,我們在暑期學校認識的,只有幾個禮拜的時間。我們在最後一個禮拜在一起了,但最後因為距離的關係我們同意結束戀人關係。

後來我們還保持聯繫,就像朋友一樣的問候對方的近況。但是從他的言語中我看得出來他還沒放下對我的感情。我們的關係就像隔了一層薄薄的宣紙,只要有意願隨時都可以戳破進入對方的生活。但是對我來說那一個禮拜已經充分的讓我知道他不會是我真正喜歡的那個人,就算他再聰明再體貼。

我覺得我在利用他,是因為我雖然知道他不是我想要的人但是我卻享受著被一個人喜歡的感覺。我有和他說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他也彷彿接受了,但是我心裡還是希望他可以來關心我,純粹希望有個男生可以關心我的那種心情。我的案例也許很平常大家都經歷過,但不同之處在於他。他是位心理患者,青少年憂鬱症,每當想起他跟我的母親一樣是憂鬱症患者的時候我就不自覺的會用照顧病人那樣的關心來關心他。我的壞習慣造成了雙方的困擾還有難以釋懷的疙瘩。

明年我們約定在台灣一起玩。我很期待見到他和他一起玩台灣,我很少回台灣,也很少國外的朋友來找我玩,所以就更加期待假期的到來。請幫我指引道路,我該怎麼面對他?就算暫定打鐵的和他說我們不可能的,這樣也沒關係嗎?就算他單戀我,而我沒辦法回應他的愛慕也沒關係嗎? “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雖然媽媽說我不可以嫁去日本》(Mom Thinks I’m Crazy to Marry a Japanese Guy)。

薏涵是個就讀日文系的活潑台灣女孩,在日本311大地震時,曾經留言為日本人加油打氣,也因此在網路上認識了回覆訊息的茂木。在茂木放假時,薏涵作為地陪帶茂木與他的同事們在台灣旅遊,兩人的感情慢慢升溫。後來兩人就開始了曖昧的遠距離感情。畢業後,薏涵決定去日本打工度假,也覺得可以趁機與茂木在一起。雖然媽媽反對,她還是帶著茂木回到台灣請求媽媽的祝福,讓她可以嫁去日本⋯⋯

推薦這個可愛的故事給你,並不是鼓勵你們要在一起喔!其實,只是建議你可以放輕鬆,讓自己多些機會認識彼此,說不一定當初因為認識太短,沒有機會見到真實的他,或許會有誤判的可能,而他也同時有機會認識另一面的你,也比較不會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只要出入小心,注意自身的安全,讓家人知道你們的計劃與行蹤。至於他的憂鬱症,不一定代表著什麼,只是你可能要提醒自己:憂鬱症需要專業人士去治療,你能做的是展現自己的友情與關懷,所以還是要拿捏一下那個界線比較妥當,畢竟他跟你母親的狀況一定不太相同,不能用同樣的心態去互動喔。

愛不該是一個人的佔有,而是兩個人一起的擁有。

愛不該是一個人的佔有,而是兩個人一起的擁有。

Love should never be the property of one, but the embracement of two.

顫慄柏林 (Berlin Syndrome), 2017
噪咖專欄:http://bit.ly/2AdyQ0t

#解憂電影院  No.135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你們好,追蹤你們很久了也很喜歡看你們的文章,覺得遇到問題時看你們的那些話就能給我很大的力量。

我是是大學生,我男友大我幾歲,跟他再沒多久就在一起一年了。但最近分手了,我們感情一直都很好,直到我出國實習再加上我們是遠距離,所以暑假不太有時間陪他,他就覺得我讓他過的很像單身。

那時候回台前我認識了新的朋友,所以跟他說想留在國外玩幾天再回台灣,他就有點不太高興,覺得我不懂得避嫌還有他的感受,後來我們有溝通也講開了,當時我知道問題出在我身上,畢竟兩個人在一起本來就是要互相,但自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比較常跟我起爭執,也對我漸漸沒有了信心的感覺。

但在意識到這些問題之後,我也有改變自己的問題,明明我們對彼此都還有感情為什麼要分手?我真的很喜歡他,滿希望能有機會復合繼續在一起,但卻不知道現在該怎麼做,所以想請教你們一下,謝謝你們!“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目前正在上映的《顫慄柏林》(Berlin Syndrome)。

女主角Claire是個攝影師,獨自一人來到柏林旅行,並在無意間邂逅了一位溫文儒雅的德國老師Andie。兩人發生一夜情之後,Claire發現自己被鎖在Andie廢棄空屋的住處,更無法與外界聯繫。就這樣,她被囚禁了。從這裡開始,原本一個美好浪漫的愛情故事,急轉直下成為一部驚悚電影。

這部電影,不盡然與你的故事相同(當然誇張過度了),但某種層面我們可以參考男女主角的心理層面去理解自己的狀況。Andie因為母親離家,自己有著與異性相處的障礙,造就了他對於感情的錯誤認知:綑綁、主導、傷害。而Claire卻在這樣的壓制之下,產生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人質情結,讓她開始同情Andie,甚至陷入一種迷惘依戀的情緒⋯⋯

不知道他對你的控制有多嚴重,以及你改善之後,為什麼關係不見好轉?這些你可能要再去思考一下,深層的問題在哪?因為兩人若明明互相喜歡,也都改進了當初的問題,那麼他的障礙又在哪裡呢?或許要先與他溝通過後,你才能找到這段感情的解答。因為感情一直都應該是兩人一起去努力、互相幫忙理解,而不是單方一昧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