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一個人,不是強求什麼;思念,也是釋懷的一部分。

想念一個人,不是強求什麼;思念,也是釋懷的一部分。 

Missing someone doesn’t mean you need them back in your life; longing is part of moving on too.  

情書 (Love Letter), 1995
噪咖專欄:http://bit.ly/2hfwg4b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某你好!我不是台灣人,希望你看得懂來自香港的文字。我16歲時喜歡過一個人,認識了好幾年。追在他身後三年,高中完結時表了白,心碎兩年。但我倆一直還有聯絡,偶爾都有見面。兩年來一直都說把他放下了,今年初知道他交了女朋友也沒甚麼感覺,覺得一直這樣遠遠的用朋友身分看著他就很好了。

但前幾天和他聯絡,知道他去了出國旅遊。香港下了好幾天雨,看著窗外忽然就哭起來,想起很多和他的事。他沒有說,不過我知道他和女友去的。我覺得自己很沒用,努力地放下他,但原來和兩年前盛夏的那個自己一點都沒分別,仍然是仰望著他的那個自己,好像再也找不到比他好的人。

我想我這樣失控是因為自己以前曾想過和他一起去的地方,今天他身邊與他同遊的人不是我。跟他說過很多想去的美麗城市,與他一齊遊歷的不是我。生命中太多事情和決定是由他影響,我根本就擺脫不掉他,我只成為了一個小小的他。

水某,你可以告訴我怎樣忘記他,找一個我可以愛的人嗎?謝謝你“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經典日本電影《情書》(Love Letter)

未婚夫的去世對博子的打擊很大,久久無法忘懷的思念使得她提起筆,照著丈夫中學畢業紀念冊裡的地址,寫了一封寄到天國的信。沒想到博子某天竟然收到回信,而信尾的署名,竟然是和未婚夫一模一樣的『藤井樹』。

原來藤井樹當年有一個女同學也叫做藤井樹。不只如此,她還和博子長得非常相像。隨著故事的發展,我們發現男藤井曾經很喜歡女藤井,但兩人並沒有發展出戀情。反而是在博子探索未婚夫的這段過程中,女藤井才回想起當年男藤井對他的種種深情。而在這個思念的過程中,她們也漸漸找到自己情感宣洩的出口。

你和他這麼多年來,雖然沒能在一起,但相信你留給他的回憶是十分美好的,日後他想起你來,多半臉上都會帶著溫暖的微笑。有時候思念也是讓自己慢慢宣洩完,並重新站起來的一個療程,隨著時間慢慢過去,你會發現自己也就比想像中要更快走出來了。而當初的這段揪心的愛,也會成為你日後感情路的養分之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