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水ㄤ水某

溝通會出現障礙,是當你的理所當然,碰上了我的不以為然。

溝通會出現障礙,是當你的理所當然,碰上了我的不以為然。

Communications come to a stop when I don’t agree with what you deem obvious.

我的極品前男友 (Love Is In The Air), 2013
噪咖專欄:http://bit.ly/2PRnMQX

#解憂電影院  No.285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尢水某你們好,聽說你們的解憂電影院一直可以給低潮的人找到方向,想跟你們請益。

我剛跟女朋友分手了,我們都剛畢業,我正在當兵、她的工作正在起步,我的脾氣不好很容易在觸發到某些點爆炸,很多時候她跟我講我都在氣頭上所以沒辦法溝通,而我想跟她談談的時候,她覺得上班很累可能也覺得我沒辦法講吧,就放棄了。

在當兵前我們就會因為生活中的事情吵架,很多時候都是不了了之因為很快就見面了,讓問題繼續存在著,可是當兵後因為沒辦法時時刻刻都用手機打電話,就希望對方休假可以多陪陪自己,可能把對方逼太累,女生的壓力也沒有窗口可以發洩,最後只好提分手收場,她說她真的撐不下去了。可能以前沒有去重視這個問題,死到臨頭了才想要做改變,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現在的我覺得很無助,我想跟對方在一起很久,有非常多的計畫一夕間什麼都沒有了,而且我還在當兵,我真的不知道回去怎麼面對那樣的生活,好怕自己撐不下去…“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 《我的極品前男友》。

茱莉,一個實際又謹慎的巴黎女孩,在飛回家鄉的飛機上,居然發現坐在她隔壁的,是幾年前不歡而散的前男友,花心又散漫的安東,幾個禮拜換一次女友的他,表面風光瀟灑,獨自一人時卻空虛寂寞。

在這段長程旅行裡,茱莉對前男友冷漠以對,但是安東卻想洗刷冤屈。於是兩人藉由吵架拌嘴開始回億起過往的點點滴滴,才發現,原來當初兩人的認知落差這麼大,而當初的分手,也少了該有的健康溝通,日積月累的誤會才會導致這還相愛的兩人,如今分道揚鑣⋯⋯

因為還在當兵,你的時間比較難控制,電話上也比較說不清楚。所以建議你先不要急著處理此事,之後休假時,若有機會再看看是否能見面聊聊、雙方是否還有誠意繼續一起想辦法在一起,畢竟沒有哪一段感情是不會遇到挑戰的,雙方因為吵架而磨損掉了感情也真的是再平凡也不過的事,因為在感情中,不是只有你們會因為太累或沒有時間,而讓衝突不了了之。於是就不斷地陷入輪迴之中。

若雙方都還有感情在,只要能協調出一個彼此能接受的溝通方式,就還有機會一起走下去,但要有心理準備,溝通這件事真的不是訂個原則或規矩一兩次,就能夠適用一輩子的。而且常常雙方認知到的也一定會有差距。我跟水尢結婚七年,不知道吵了多少一方不以為然,而另一方卻又覺得理所當然的認知差距,常常莫名其妙的開始吵,莫名其妙地結束⋯⋯很辛苦,但因為對彼此的愛與承諾,怎麼樣都會有默契在:最終各自還是都要忍讓、和好,才能走得長久啊!

比不愛更痛的,是不再愛了。

比不愛更痛的,是不再愛了。

What hurts more than “I don’t love you”, is “I don’t love you anymore.”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Love and Goodbye and Hawaii), 2018
噪咖專欄:http://bit.ly/2qFQPIN

#解憂電影院  No.284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我們在一起一年,從在一起到分手到複合又再次分手。

我們是國小同學,他從小就喜歡我,我們是遠距離,雖然兩個人不能無時無刻黏在一起,但是我是個很需要自己空間的人,所以沒關係,但很快就面臨的了一個問題:什麼時候能見面,要怎麼見面? 期間我們吵了好多架。

對我來說是初戀是第一次,所以什麼都很刻苦銘心。我因為他改變了自己好多,讓自己變更好了,我不後悔這段感情,讓我在最後找回了自己,不是一直逼自己去緊抓著他不放,抓著一個心不在的人真的沒有用。溝通很重要,我們兩個就是很缺乏正常溝通的版本,因為到後來我都在遷就他。

在快分手的時候,他有問我一週年要不要去找他,我沒回應他,往後回頭看,如果那時候我肯跟自己過的去,情況會好點嗎?

分手過後的我們有見面,他說即使那時候我不提分手,他也會提,我問他會後悔嗎?他說目前不會,他很抱歉的是明明那時候知道我很痛苦他卻還是把我擺在旁邊不肯解決,只忙他想忙的事,我跟他說你知道嗎,這是第一次我們吵架後,你願意跟我正面溝通,如果不是因為連假,他絕對不會會來面對我,還有這次的對話是我們講過最多話的一次。

分手以後我一直問大家他會不會回來找我?會不會後悔?這樣當初是不是不要在一起比較好呢?我要怎麼讓他改變?我們要怎麼溝通呢?

但我不得不說在這當中我成長很多。

我們現在都沒有聯絡。這當中還有發生很多事,但是講也講不完。“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一部很特別的日本電影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凜子與阿勇兩人已經分手了。但他們發現,這樣繼續當好友、甚至室友也還不錯。所以他們還繼續同居、一起運動、一起吃飯⋯⋯

朋友與家人們看著都覺得很奇怪,但優柔寡斷的凜子卻用總總藉口拖延搬出去的這項選擇。直到她要前往夏威夷之際,發現有人喜歡著阿勇,而且兩人很有可能會在一起。這對她來說,似乎是一個轉捩點,逼迫她不得不面對當下這個不想面對現實的自己,將她推向另一個自己從不敢想像的未來—沒有阿勇在身邊的生活。

雖說不再愛了很痛,但也因為這樣,才會是一個逼迫彼此的方式,去邁向各自的人生旅程。你說的沒錯,初戀因為是第一次,才會覺得特別地痛,且無法忘記。但所學到的卻也同樣地最深刻。此後,你不一定就能找到真愛,但至少你能肯定,再來幾次,天也不會蹋下來,你也一樣能夠重新站起、再去愛。並從一次次的傷痛當中,更理解自己,與適合自己的愛情是什麼。

每個人都曾找到過快樂,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停下來好好把握。 

每個人都曾找到過快樂,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停下來好好把握。 

We all have found love once, but not all of us are willing to slow down and cherish it. 

因為愛情:在她消失以後 (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Him), 2013
噪咖專欄:http://bit.ly/2zvWpl7

#解憂電影院  No.282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親愛的水ㄤ水某:我是ㄧ位母親,也是ㄧ位父親,我想陳述我的故事。我希望愛電影的他,有ㄧ天也能讀到您的專欄看到我的來信。算是對分手這件事,做個了結。

他是個纖細敏感的人,冰山ㄧ角下潛沉著悲傷的心,檯面上是開朗的模樣。高中那年我們還ㄧ起搭校車,雖然喜歡我,卻從來只是皺著眉聽說那誰想跟我當朋友。

大學那年我們短暫的交往過,生活沒有交集也漸漸不聯絡。他哭著對朋友傾訴,聽說我早已有要好的男朋友。其實,他沒有好好的給我時間說清楚,那時青春還太淺薄,他的愛來得太急,而我是驚弓之鳥。聽說?到底是聽誰說,我想最該發言的是我。

他是個對不公義難以下嚥的人,包裹著溫善良的心。

畢業後我們又開始交往了,我們又成熟了許多。這次應該是比較穩當,旁人看來是這樣而我也這麼想。不料幾個年頭過去,我們活得越來越有模有樣,卻不太ㄧ樣。他說他的童年太悲傷,要努力的成爲ㄧ個更出色的人。他的原生家庭是核心,他很努力地想證明自己。而我卻是活得越來越像自己,常搭飛機到其他國家旅行、學習。期間我們常意見不合,我太隨心所欲,然後他就消失封鎖我的訊息,想要教育我,讓我明白他很愛我但他也有脾氣。

他最後ㄧ次傳訊息跟我分手後,我發現自己懷孕了。而且是雙寶,當時害怕、擔心,很多情緒哽在喉嚨。我本想好好的思考我們的未來,但懷孕中期我被醫生告知我的其中ㄧ個寶寶留不住,要我在醫院安胎,因為若沒有搶時間,我很可能會同時有2個極低體重的寶寶,併發症很多。當時的我毫無頭緒。而他,聽說我已經有人照顧我再次選擇不再跟我聯絡。後來我的孩子出生了,小寶當了小天使,大寶在加護病房搏鬥。那是我最後ㄧ次試圖想聯絡他。朋友說他傷心欲絕理不出頭緒,有輕生的念頭。我沒有生氣,甚至有那麼點恍然大悟這幾年的對和錯。他不擅長等,我不擅長說。傷心的是他,但其實被拒絕的是我。

在感情中受傷的人都有悲傷的權利,但身為媽媽並沒有閒暇療傷。我們沒時間放縱自己瘋癲,朋友也不敢帶給妳ㄧ手啤酒。只能不斷叮嚀妳,好好照顧寶寶照顧自己。還好孩子睡後我還能每天用ㄧ齣電影餵養自己。親愛的水ㄤ水某,不知道你們會為我推薦哪部電影?

Ps.謝謝愛我的w,謝謝你無論如何還是在我身邊,有你在是我的福氣。而且你從沒封鎖過我的訊息!哈!⋯但也對不起,他還在我的心裡。“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 《因為愛情:在她消失以後》。

這是非常特別的系列電影,導演為了要呈現一段感情中,男女的觀點與心態不同,特地從丈夫與妻子的角度拍了兩個版本的電影,但兩部片都是在敘述妻子某天的突然離家出走,讓觀眾隨著兩人各自的角度去回想出走的原因與後續發展。而這部是從丈夫的角度所拍攝的。

建議你先從丈夫的角度去看,一邊看一邊去感受被拋棄的丈夫的手足無措以及一頭霧水,但慢慢地你會看見一些端倪與線索,那些丈夫若是留心一點就會發現的問題根源。接著推薦你去看另一部從妻子的視角所拍攝的片,你會發現,原來兩人曾有過一個孩子,但在孩子離開過後,兩人並未好好談過這個心結,而丈夫從小到大習慣閃躲問題的習慣,讓妻子無法排解傷心的情緒。而妻子卻又不願意一次又一次辛苦衝撞丈夫的心房。兩人於是累積了深深的一條鴻溝,就此決裂。

我們很遺憾你失去了一個孩子,也替你們倆一直無法修成正果的感情感到很可惜,無論將來是否還有緣分,至少曾經走過的這一段會為你們各自的感情路累積養分,面對接下來的對象,你們更會知道要如何相處與自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