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解憂電影院

放下一個人不是要你忘了他,而是換一種不折磨自己的方式去想念。

放下一個人不是要你忘了他,而是換一種不折磨自己的方式去想念。

Letting go doesn’t mean forgetting. It means remembering them in a way that doesn’t torture yourself.

吸血鬼:真愛不死 (Bram Stoker’s Dracula), 1992

#解憂電影院  No.306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 水ㄤ水某你們好,還記得我上一段慘不忍睹的戀愛你們推薦了我的建議,很高興上一次成功的走出來了,也遇到了另一段很美好的感情,但我終究是被提分手了,更難受的是這次不是因為劈腿或第三者的問題,是因為吵架久了,使對方不想再為這段感情努力。

但這突如其來的分手,又使我整個人跌到谷底,彷彿失去了整個重心,比上一次還更痛苦,明明說好的未來什麼都好像不算數了一樣,現在對方是說以朋友的心態跟我來往,每天都會聊個幾句,也會一起出去,出去的時候還是很熟悉很自在,她看似過得很好,但我每天還是很痛苦很希望能挽回這段感情,也很希望能順其自然好好相處看能否再一次在一起,但又怕最後她真的只是把我當朋友⋯

分手要三個多月了,有時候都覺得她好像沒有愛過一樣都不太難過,我卻是沒有選擇權的一天過著一天,每天醒來都很痛苦⋯⋯甚至討厭自己的執著與重感情 真的好難振作。“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吸血鬼:真愛不死》。

德古拉在15世紀時,受到教會的召喚,前往戰場打仗。與愛妻分別的他,卻在歸來時發現愛妻誤信傳言而死亡。從此之後德古拉背棄信仰,成為了永遠不死的吸血鬼。孤獨地等待著愛人再度出現。

400年之後,他在倫敦見到了長相酷似自己愛妻的米娜,但米娜卻已經有了未婚夫,雖然明知米娜是另一個人,但德古拉決定要使出所有必要手段,重溫這段已經逝去的愛。

這部由蓋瑞歐德曼所飾演的德古拉,以及薇諾拉瑞德所飾演的米娜的吸血鬼電影,是非常經典的德古拉重拍之作。在當時確立了一定的藝術成就,還獲得多座奧斯卡金像獎的肯定。

德古拉因為愛,而背棄信仰,為世人所唾棄、害怕,他無法忘懷妻子,即便過了數百年,他還是不斷地在尋找她的替代品。這幾百年來他孤獨一人,留著妻子的畫像,緬懷著過往,寂寞孤寂,使得自己無法輪迴再生。

或許這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分手,若你回去細想,可能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早就在那,只是自己未曾注意到罷了。若對方已經執意要分手,或許兩人先分開一陣子,將關係切清楚,等到日後各自都想清楚了,再來看看是否能繼續做朋友,否則這樣沈淪在一個不確定的關係裡,只是不斷地在自我折磨罷了。

不懂把握,一生都嫌太長;懂得珍惜,一天就已足夠。

不懂把握,一生都嫌太長;懂得珍惜,一天就已足夠。

One lifetime can be too long if you take it for granted; one day is more than enough if you know how to seize the moment.

一日戀人 (One Day), 2017

#解憂電影院  No.305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 水ㄤ水某你們好,我幾個月前開始追蹤你們的專頁,覺得你們超棒的,而我最近也遇到一些問題想要向你們請益。

事情是這樣的,我幾乎沒有戀愛的經驗,然而我遇到一個女孩,我們是突然變熟的,而我也慢慢的喜歡上她,她遇到問題的時候會來跟我說,我們有很多的機會一起共事,也會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大小事,就在我考慮要不要繼續下去的時候,我很好的朋友跟我說她和他最近很熱絡,他覺得自己不太對勁,怕自己陷下去,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因為那個女孩的氣質很可愛,所以很多人都想追求她。

我們兩個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然而我卻跟他說叫他放手去追,不用在乎我,那個女孩現在還是跟我很好,然而我不經意聽到,或看到他們兩個在傳訊息或講話的時候我的內心卻是如此的煩躁,我一直告訴我自己我跟她只是朋友而已,我每天都在跟自己打架。

我也害怕成為別人口中的工具人,她有困難的時候我會聽她傾訴,幫她排解,她需要幫忙的時候我也義不容辭,我也像個笨蛋一樣希望她能得到幸福,縱使那個人不是我,我不知道現在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她,我也不知道她對誰有意思,謝謝你們給我一個平台去抒發心情,希望能從你們那裡得到一些建議。“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一部泰國奇幻浪漫電影《一日戀人》 (One Day)。

男主角登材是一個樸實的IT工程師,公司的同事都只是把他當工具人一般,平時也不太注意到他。害羞低調的他,其實暗戀著另一個部門同事小暖。小暖是個體貼溫柔的女生,唯有她才是真心去關心他、理解他。但小暖居然是老闆的小三,老闆三番兩次都讓小暖失望,小暖還是死心踏地地繼續等待著自己不可能的幸褔。就如同登材對小暖一樣癡心專情。

直到有一日,因為公司出遊,小暖發生了意外,害得她在意外的那一天短暫失憶,所以小暖並不知道自己原來是老闆的小三,於是登材發現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他冒充成小敏的男友,於是兩人開始了一日戀人的關係⋯⋯

如果有機會,還是建議你找機會表達自己的心意,不用要求對方與自己在一起,而是純粹表達自己只是很欣賞對方、說明自己很珍惜與她相處的時光。不管對方喜不喜歡你,一定都會覺得很窩心,因為你不是給她壓力,要她做出選擇或任何決定,純粹只是讚美她,讓她知道自己很珍惜這段友誼,這樣也比較不會擔心兩人之間之後會尷尬。

畢竟她若平常會向你吐露心事,就代表對你有一定的好感與信任感。當然這部電影的情節為了增加戲劇性是比較虛幻的,但電影裡兩人的互動,相信對現階段的你也能提供另一種觀點。

不是因為我執著,而是因為你值得。

不是因為我執著,而是因為你值得。

For you I’ll walk the miles, because to me you’re worth the while.

我們的50次初吻 (50 First Kisses), 2018

#解憂電影院  No.303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你們好!我從國中就喜歡一個女孩很久了,但一直不敢說出口。直到要畢業了還是不敢,只能默默承受。但後來又在偶然間遇見他,我跟他關係雖然不錯但我還是不敢開口。

一直不斷默默地付出,他想做什麼我都陪他。他有什麼困難我都會想辦法幫他,但我也不希望永遠這樣。有什麼辦法改善嗎?“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改編自好萊塢的《我的失憶女友》的電影:《我們的50次初吻》。

這部日本翻拍的版本是由山田孝之與長澤雅美來飾演原先亞當山德勒與茱兒芭莉摩的角色。

男主角大輔是一個導遊,他害怕對感情付出承諾,直到他遇到了女主角瑠依,整個人就改變了。但是,表面上開朗樂觀的瑠依,因為之前的一次意外,讓她患上了短期記憶喪失的毛病;每天晚上當她睡著之後,就會把前一天的事情完全忘掉。但癡情的大輔不肯放棄,每天都要想辦法讓瑠依再次愛上自己。而這個過程也讓大輔吃盡苦頭。但後來事實證明,雖然瑠依的症狀並沒有改善,但是她卻潛意識地記住了大輔。兩人在大輔的耐心與愛心之下過著開心幸福的日子。

如果喜歡,就說出口。別讓自己將來後悔:只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表達,而錯失可能可以在一起的機會。雖然這部電影因為戲劇化效果而較為極端一些:大輔每天早上都要想盡辦法與瑠依搭訕,讓她在一天當中喜歡上自己,才能把握與她相處的每一天,反倒因為如此,兩人像是一直重複陷入愛戀,重演初吻,不吝嗇地把握一天的時光把愛說出口。

雖然現實生活中,不像是大輔一樣,當天告白失敗,也不用擔心,因為瑠依隔天也就忘了。但因為你與她已經是常常出遊的好友,對方對你也有一定的好感,或許就在等你開口也不一定?

最糟的情況,不過就是弄清楚她原來對你沒有感覺,那這樣也好過自己每天在胡思亂想、蹉跎時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