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18

我不是孤僻,只是我不善表達那顆渴望被理解的心。

我不是孤僻,只是我不善表達那顆渴望被理解的心。

If I seem isolated, it’s only because I don’t know how to express my desperate feeling of wanting to be understood.

尋愛偵探阿洛伊斯 (Aloys), 2018
噪咖專欄:http://bit.ly/2xwcGZB

#解憂電影院  No.215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親愛的水尢水某你們好~一直以來都超喜歡你們的,我也一直很想請教你們一個煩惱:

我跟我的男朋友是師生戀,我們差了很多歲,交往一陣子了,但是我其實卻始終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歡我。

交往後他總是說他很忙,因此我們私下能見面的次數寥寥可數,也不常用通訊軟體或電話聯絡,我知道每對情侶的情形都不太一樣,但是我真的覺得我們一點都不像情侶。而且他的家人也都不知道我,所以其實我一直都很不安,因為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看待這段感情的?

久了其實我真的也很累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跟他之間的年齡差的關係,我一直覺得我們的距離很遠,他幾乎都不會跟我談到他自己的事情,這讓我覺得我始終沒有進入過他的心⋯⋯

我原本相信畢業後一切就都會好起來,可是我現在卻也懷疑了,我開始覺得也許畢業並不會改變我們之間的距離感,我想或許他只是需要我,可是我們都知道需要從來都不等於重要。雖然我一直明白這件事情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下定決心的離開他,因為我還是很愛他。

我到底應該要怎麼做呢?“

我們推薦一部瑞士電影《尋愛偵探阿洛伊斯》 (Aloys)。

故事主角Aloys與爸爸共同經營一間私家偵探社,但爸爸在不久前過世了,他因此陷入低潮。個性本就內向的他,變得更加封閉,不與人交流。

某日Aloys珍藏的錄影帶被偷走了,接著一名神祕女子的來電威脅Aloys要跟她玩一個遊戲『電話夢遊』,藉由兩人在電話上的對話來幻想一起能做的事、去的地方。不然就不還他錄影帶。一開始不情不願的他,卻慢慢壓抑不住自己想要見到對方的慾望,於是開始著手調查對方的身份,才發現她其實是與他見過面,卻從不互動、不關心的鄰居:一個獨居的寂寞女子。而她也因為無法在這冷漠的世界待下去,曾經想不開過。

Aloys發現:這世上不是只有他很孤單、很無助。大家也都渴望有一天能有個人用力地敲開自己的心門、傾聽自己。門裡的人,得學會敞開心胸,接受關懷。而門外的人也應該要多關注一些小細節、多一些耐心等待。

建議你在決定離開前,給他一次機會,跟他談你的困擾。藉由一趟旅行或是兩人一起參與的興趣,慢慢地讓他學會表達。就像是Aloys一開始是被脅迫來玩電話夢遊,越玩越上癮的他,開始沈迷於自己的想像世界,更不肯走出來,但最後還是他自己發現,別人的關心固然重要,也拉了他一把,逼迫自己開始改變,但真正要走出來,還是需要那個不怕受傷的自己。

所以,若嘗試之後,他還是不願意面對,你再決定離開,也不會遺憾了。

 

錯誤不等於失敗,你只是在人生中不斷學習而已。

 

錯誤不等於失敗,你只是在人生中不斷學習而已。

Mistakes are not failures; they are just lessons to be learned in life.

火花 (Hibana), 2018
噪咖專欄:http://bit.ly/2rrH3Ld

#解憂電影院  No.204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水ㄤ水某,您們好: 我是剛退伍不久的碩士生,碩士的生活跟我想像得很不一樣,雖然課沒有很多,但都很深,比較難。

加上我底子不夠好,上課很多都聽不太懂,且以前大學上的都不大記得了。我是化學系的,竟然我連最基礎的東西,都不太ok。加上又晚同屆半年,感覺差距很大,看不到車尾燈,且要看很多論文都是英文。且很多東西不懂,還要上台報吿。

最近情況很糟,沒有一樣是做好的,實驗被老師說要重做,功課、考試都不會寫⋯⋯雜七雜八,讓我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適合念碩士,我每天都有在努力,補足自己的不足,但感覺沒什麼效果,雖然我有跟碩士同學討論,他們說這很正常,但我還是感覺到焦慮,壓力大,開始長很多痘痘,希望您能給我一些建議。“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火花》(Hibana)

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所撰寫的同名小說。作者又吉直樹曾説『活著,本身就是件累人的事,希望這本書也能成為對生活感到疲倦時的救贖。』於是,他從自己的故事出發,撰寫當時與他一同站上舞台的藝人以及支持者的心路歷程。

《火花》的主角德永,與自己的同學山下組成了漫才團體<火花二人組>,表演雙人搞笑相聲。(漫才:日本傳統相聲,笑點通常源於兩人之間的誤會、諧音與雙關語)德永認識了一位熱心的前輩神谷,並且以幫他寫傳記為條件拜他為師。電影就是在敘述兩人在十年間,一起在漫才的夢想路上跌跌撞撞、相互扶持的故事。

劇照中的德永自己寫劇本、與夥伴每天到公園排練。去參加試鏡屢屢被刷下來,掙扎了好幾年的苦日子,他冷眼看著別的搞笑藝人,風光演出,相較之下,他不知道自己最後能撐多久才熬到那一天。最終,他決定不再表演了,退出表演後,他另外找了份工作,讓自己脫離原本三餐不繼的生活。

或許他在漫才的道路上失敗了,但在人生的旅程中,他只是經歷了幾次錯誤,並且從中學習罷了。他退出表演不一定是好是壞,只是他努力過並認清了部分的現實,讓他選擇另尋職業,並將漫才作為興趣去參與。

若是你努力過,卻發現怎樣都無法做到最低程度的要求,或許真的需要考量一下退場機制,這對你而言不是失敗,只是人生路上的一項學習而已,而我們總是要經歷幾次的學習後,才會慢慢找到自己的路。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畢竟路也不是只有一條而已。

沒有人陪伴,只能算是孤單;沒有人理解,才是真的寂寞。

沒有人陪伴,只能算是孤單;沒有人理解,才是真的寂寞。

Loneliness isn’t about having no one around you, but having no one who understands.

魔女席瑪 (Thelma), 2018
噪咖專欄:http://bit.ly/2H8RcpW

#解憂電影院  No.196

讀者來信,節錄如下:

“你們好 ! 我最近轉學到一個離家有點遠的地方,不能常常回家,只能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 。第一次住外面每天晚上都睡不著,也很想家人以及家的感覺。而且我是轉學生,認識的人不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產生了不安全感⋯⋯

我當初覺得這次自己一個人,可能可以接受變獨立的過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家。不知道你們是否有推薦的電影或者書裡面的內容可以激勵一下我?真的不好意思。麻煩了!我一直有在關注你們的專頁,我很喜歡,加油!!“

我們推薦的電影是一部挪威電影,還代表挪威參加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競選名單《魔女席瑪》(Thelma)

席瑪是個天真自制的女孩,剛從鄉下搬進城市上大學,她的內心有堅定的基督信仰,而父母也非常嚴格,對她也有著許多限制。一開始她很難與其他同學打交道,因為自己乖乖牌的形象與行為,甚至部分同學還會嘲笑她。

但後來她認識了另一位同學安雅,跟著她體驗各種大學新鮮人會嘗鮮的活動,漸漸地,她慢慢找到了自己,她開始發現,雖然自己有癲癇症,得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但也隨著她認識了安雅,她開始慢慢探索自己的性向與熱情,她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擁有某種超能力,是父母向她隱藏許久的真相。

這部電影的設定很特別,除了探討大學新鮮人剛進入新環境的不知所措之外,還觸及了同性愛、超能力等等主題,電影劇情有點超展開。但若略過這些設定,其實根本上是在描述一個不認識自己的女孩,在面臨新環境與轉大人的關鍵時期,種種人事物都在顛覆自己從小到大的信念與價值觀,她要怎麼勇敢地面對自己的無助,並成熟穩定地與外界互動。我想這是這部片值得去深思的議題。

一直以來席瑪只跟父親說心裡話,但其實也因為害怕父親生氣,她隱藏起許多真實的情緒與話語,累積久了,就會失控,癲癇發作。就好像在水中游泳,突然四周變成牆壁,讓自己無處探出頭來換氣,也無法求救,快要窒息一樣。

其實身為轉學生本來就不容易,因為要打入已經形成的交際圈,挑戰很高。我們建議你不需要這麼著急、或許找個機會參加一些社團,甚至藉由打工、做志工等等活動,不僅可以一邊探索自己的興趣,還能展現給身邊的人看自己是怎麼樣的人。

同時,練習表達自己的想法,一旦他人有機會理解你,自然而然磁場對的人會主動靠近,你也就不會容易感到寂寞或一直想家了。